• 最近訪問:
發表于 2020-07-08 04:40:38 股吧網頁版
配資瘋狂錢進有人連本金都是借的
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  “不要配資!不要配資!不要配資!”7月5日晚間,李昆在他的家人群、同學群里都發了這樣一句話。

  A股連續大漲,市場驚呼“牛市”來了,李昆的親戚朋友也紛紛入市,不少人跟他打聽怎么進行場外配資。作為曾經的配資從業者,李昆覺得有必要向親友們進行風險提示,但他發現沒有多少人真正聽信他的話。

  配資被更多人知道是在2015年的那波“牛市”中。人們后來在總結那輪行情時發現,其間瘋狂的場外配資成為了市場火爆的主要“助燃劑”之一,監管層也由此加強了對場外配資的管控和清理。

  第一財經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場外配資近幾年實際上并未完全從市場根絕,5~10倍的杠桿配資行為一直存在。隨著本輪上漲行情的到來,各種配資平臺的攬客廣告更是爭相冒頭,與日俱增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有些投資者配資的保證金來自于從銀行套取的信用貸款,無異于風險的雙重疊加。

  “股民動用配資都是‘借雞生蛋’的心理,但很多人會忽視其中潛藏的巨大風險,搞不好最后就是‘雞飛蛋打’。”李昆提醒。

  15倍杠桿賭運氣

  “大盤都漲成這樣子了,你還不來配資,怎么著你家里有礦?”這是微博上的一則配資平臺攬客信息,類似的廣告近日在互聯網和移動平臺上不斷增多。

  第一財經記者在微博、微信、百度等平臺以“配資”“開戶”“股票資金”等關鍵詞進行搜索,發現有不少推介配資平臺的信息。在微博上,一些近日新開的賬號在發布配資信息,有一些10萬+粉絲的ID賬號也在分發這樣的“硬廣”——信息中一般對配資平臺的介紹比較模糊,但會很清楚地留下平臺的網址、電話號碼等關鍵信息。

  根據指引,記者發現這些平臺往往不止一個網址,一般在醒目位置標有“股票收益最高10倍,期貨收益最高20倍”“高收益、低風險”“3-10倍杠桿”“一個漲停收益110%”等宣傳語。綜合這些平臺信息來看,配資金額最低可幾百元起步,最高配額則可達5000萬元,配資比例一般為5~10倍,最高配比可達15倍(即10萬元的“保證金”可獲得150萬元的配資)。這些平臺一般都會強調是免息提供資金,但要收取一定的“手續費”,這種費用一般是按日計算,提取比例大多為所配資金的千分之零點幾,也有更高的。

  多個平臺的客服人員在接受記者咨詢時強調,客戶在按要求提交相關信息(一般僅身份證信息、銀行賬號這類基本信息即可)及收到保證金后,平臺幾分鐘之內就可以發放資金至配發賬戶,收益資金也能確保在幾分鐘內到賬。這些平臺都號稱有多年持續運營的經驗,且資金實力雄厚。

  第一財經調查發現,盡管這些平臺看似是近期才突然冒出來,但場外配資業務這些年并未真正根絕,有的改頭換面,操作更加隱蔽,直到這輪上漲行情出現,各路平臺再也按捺不住紛紛冒頭。

  長沙的明先生在去年下半年就做過一輪場外配資,當時是由相熟的朋友介紹。“他給我推薦過幾只股票,說是跟著做私募的朋友一起做,我也賺了一點小錢。后來他問我要不要配資。”明先生從朋友的“私募朋友”那里以10倍杠桿獲得了100萬元的配資,“私募”對配資不要利息和手續費,只約定盈利部分雙方五五分成。但不到一周,明先生就被平倉了。

  據李昆介紹,這幾年不少配資平臺都變得比較“軟性”了,不像在股市大漲時一樣明目張膽和直截了當。“有些平臺平常就是通過薦股、投資分析等形式來聚集人氣,有的被包裝成私募基金、投資俱樂部等,然后適時引入配資話題,有需要的人會被引流到相應的平臺。”有的平臺還會在網上開設各種賬號,或與某些“大V”合作進行引流。

  李昆的配資平臺曾經與華中某大學一位知名教授合作。這位教授長期研究投資,對股市趨勢和個股走向的判斷一直較為精準,有著數字不小的擁躉。在與李昆等人合作后,這位教授依然是如常在網上寫寫分析文章,線下進行一些投資分析講座,不同的是會偶爾引入配資話題。從結果來看,雙方合作的效果“相當不錯”——李昆的配資平臺獲得了較為穩定的客流,教授則獲得了他“以知識入股”所得的分紅。

  “一般來說,(配資)都不希望投資者虧錢,只有‘雙贏’才是長久之計。”李昆說。

  但高杠桿也使得投資變得極為脆弱,有時就變成了賭運氣的游戲。

  “被平倉后,那只股票漲了。可能是我運氣不好,但我不敢再玩配資了。”明先生說。

  疊加風險

  7日和8日這兩天,是陳一明的還貸日。

  上個月,陳一明從微粒貸借了8萬元,同時從信用卡套現了15萬元,兩筆借款都被他投入到了股市。他用這些資金加上自己原有的近30萬元本金,在證券公司按1:1.5進行了融資。一個月下來,他的本金盈利已經接近翻倍。

  在上海工作的楊先生,也拿出了自己的50萬元積蓄,加上幾張信用卡共計50萬元的額度全部套現出來,前兩個月滿倉買進醫藥股和消費股,很短時間內就上漲了30%。但考慮到風險比較大,楊先生趁這波大漲,先退出來了。

  宋用軍很早就開通了融資融券賬戶,也比較喜歡動用融資杠桿,幾年下來盈利多過虧損。去年下半年,他發現各家銀行都在推送信用貸信息,而且多數對用途的監管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嚴格,于是開始以信用貸來當本金進行融資炒股,“剛開始有點膽戰心驚,畢竟是(銀行貸款利率與證券融資利率)雙重壓力,但好在股票表現還不錯,刨除利息還是賺了”。隨后,他動用了全家人的賬戶,在多家銀行進行了信用借貸,資金都用于炒股的融資本金。

  與記者見面時,宋用軍說他正考慮去進行場外配資。他說自己倒不是想去賭高配資帶來的高收益,主要是因為“(證券公司的)融資標的還是有限,不太好玩”。

  多位受訪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,他們都有過動用信用貸作本金進行證券融資的操作,其中也有人用這類貸款作為“保證金”進行了場外配資。這些受訪者都聲稱自己知曉其中的風險,但認為上漲行情還將持續,自己不太可能被爆倉。

  “這種疊加杠桿的操作太脆弱了。”李昆說,許多投資者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風險,但有的沒有去仔細算賬,“比如10倍杠桿的配資,不到一個跌停就會導致平倉,如果是疊加杠桿的情況,可能稍微有一個‘調頭’就會爆倉。”但總會有人不顧一切投入其中。

  “(很多信用貸的)年化利息不超過10%或者10%左右,資金成本其實不高,為什么不用呢?”宋用軍笑著說。事實上,有的平臺甚至還推出了30天免息的活動。

  事實上,監管層這幾年都在強化對配資的監管與打擊。

  2019年11月,最高法發布的《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》明確,將證券市場的信用交易納入國家統一監管范圍,未經依法核準,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從事配資業務。

  另據媒體報道,今年5月底,監管部門密集展開了一輪打擊場外配資的行動,場外配資遭重拳圍剿 ,183家黑平臺被曝光。今年6月,有多達220家場外配資平臺“黑名單”被證監會曝光。

  但隨著這一輪上漲行情的到來,各路配資平臺又粉墨登場了。

  “在網絡上打廣告拉客的魚龍混雜,有不少是欺詐平臺,這一塊其實不難打擊。那些‘低調’的平臺可能更難查處,否則這幾年也不可能都一直活得那么好。”李昆說。至于他自己,他說前兩年就從平臺退出了。在看到有相熟平臺的客戶配資后爆倉出事,“感覺自己也是做了壞事似的”。

  (文中所有受訪者均為化名)

鄭重聲明:用戶在財富號/股吧/博客社區發表的所有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視頻、音頻、數據及圖表)僅僅代表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風險自擔。
作者:您目前是匿名發表   登錄 | 5秒注冊 作者:,歡迎留言 退出發表新主題
鄭重聲明:用戶在社區發表的所有資料、言論等僅僅代表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。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,自行決定證券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。《東方財富社區管理規定》

掃一掃下載APP

掃一掃下載APP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908328號 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編號:91310104631286033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021-34289898 舉報郵箱:jubao@eastmoney.com
滬ICP證:滬B2-20070217 網站備案號:滬ICP備05006054號-11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0120號 版權所有:東方財富網 意見與建議:021-54509966/952500
日本本地色情成人资源